Actor

周遭满是欢喜,我只顾着心疼。

是昨天晚上贴滴手帐!
我爱宅猫居!!!

八百年没刻章的后果就是手极其不听话

每次听歌都会想,会不会有人耳机里放的是同一首,如果有,那么又和这个世界有了一点点微妙的联系。

【舟渡】今晚月色真美

大噶好我系周更袁隆平,我又来产粮了
好吧其实是咕了一个星期的中秋贺文

喜欢的话可以劳烦下您了解一下我之前的文章嘛(虽然说现在文笔渣的要死orz但是我会努力的x)

有ooc欢迎指出,也欢迎太太们指正

文笔不好见谅了(;´༎艸༎`)

给小红心和小蓝手滴都是大宝贝!!我爱你们!!

有文力了我就码车!!咕了尔晴我老婆!!

那开始啦

  范思远案差不多该收尾了,骆闻舟安排好一众孩儿们该干嘛干嘛,便撒手不管了。
  之前骆闻舟还在想,等这个什么画册计划结束了,费渡也该回去了。

  “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想着心里又是一烫,从未见过费渡用如此神情跟自己说话,不是面具般的笑,只对他一人展露过。老流氓骆警官悄悄红了耳根。
  不行,不能想了,再想就该是限制级了。

  空气中飘过杀猪般的五环之歌,强力清空脑子里的黄色废料,骆闻舟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是费渡。

  骆闻舟腹诽这小子该不会是知道刚自己想的啥了吧。

  “师兄今晚我可以约你吗?”

  “……?脚好利索没?没好利索就乖乖在家躺着。”脚没好利索不能折腾的太厉害。

  “就回趟燕公大还个资料。我来接你下班就直接过去?”

  “……行吧。”

  “好的师兄我爱你。”

  旁边的郎乔悄悄凑过来:“父皇这是给儿臣找了个母后?”

  “不该听的别听,一边呆着去。”

  尾巴早就翘天上去了,郎乔小声嘀咕。

  今天的骆闻舟心情格外好。

  刚出门骆闻舟就看见了费渡杵在门口,一身英伦风的学生行头,发丝慵懒地蜷在耳后,平日里那股纨绔子弟的气息敛得一干二净,不清楚内情的还以为这是谁家的高材生,骆闻舟清楚得很,这个万恶的资产阶级,一件衬衫就能抵上自己一个月工资。也许是脚踝还有些许不适,费渡斜靠在车门边上,手里把玩着一张罚单。

  “啧,这是哪个小王八蛋开的改天我削他。”

  “得了吧大公无私的人民公仆,”费渡的桃花眼中带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点钱我又不是交不起。”

  “……”翅膀硬了啊还学会顶嘴了。

  还没等骆闻舟发话,费渡早就钻副驾驶上了。

  到了燕公大,费渡轻车熟路地摸到档案室。
  “哟,费总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偷偷摸摸地进来了。”
  “嘘,”费渡轻轻往骆闻舟嘴唇上贴了一下,“封口费。还完了,走吧。”

  溜出来已经是晚上,月影浮动,今天是十六,大学生也陆陆续续回校了,这所学校转眼又鲜活起来,有的人走远了,有的人加进来,一切都是沉默而庄重的,入校的宣誓,犹在耳畔。骆闻舟不禁想,自己念大学的时候怎么也没想着找个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下倒好,栽费渡这个妖精手里了。

  “师兄不逛逛吗?”费渡拉着他的手,嘴上是询问的语气,其实早就逛开了,“就当是重温大学时光?”
  “就溜两圈,你腿还没好全,可安分点吧。”

  旁边跑过两个来夜跑的小姑娘,嘻嘻哈哈地在讨论些什么。
  “他们说你看月亮的时候,老公们也在看,你们就刚好对视啦!”
  “15515但是我的老公是纸片人怎么办”
  “……那没关系,拿出手机!你赏你的月,我赏我的白月光!”
  一瞬间骆闻舟有种过电的感觉。

  “师兄啊,”费渡偏过头去对骆闻舟说,“今晚月色真美。”
  “我死而无憾。”
  费渡愣了愣,有点意外,骆闻舟这个性别男爱好男的正直汉子是怎么知道这些个撩小姐姐的梗的。
  随即又勾唇笑起来,花花公子的气息不再收敛,一把勾住骆闻舟的脖子,故意在脖颈间撩拨,轻轻在耳边呢喃“行啊,今晚就让你死我床上。”

——End——

Ps:部分文字来自北大校长演讲以及默读原文。

【南褚.中秋贺文】你是我的陷落地

南山x褚桓,冷圈女孩,用爱发电

中秋那天要上学我怕忘提前发qwq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山河表里女孩自割腿肉15515

※梗源百度百科中秋习俗

※有梗了我就去码一码舟渡or陆林……!

※最后沙雕来自awm嘻嘻

那开始啦

是一年中秋。

褚桓想着,外面反正也无亲无故了,回离衣族抱着自家美人族长过得了。

雾气中笼着个人影,褚桓警惕起来,却对这人提不起半分敌意。

“???南山?你怎么在这?”还未走近,褚桓就被丝丝袅袅桂花香扑了个满怀,本来想给自家族长一个惊喜的褚桓瞬间哑了火。

“等你。”

之前褚桓有紧急任务,跟自家领导请了半个月假,后来听袁平说,南山天天处理完族中事务就杵在河边,活像一块望夫石。

心疼漫上心尖,褚桓小声嘀咕,“不就两天没回来吗,用得着这样等我吗我又不会被拐跑…”

“我想你回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我。”


回到族中,小崽子们漫山遍野地叫开了“贱人大王回来了”褚桓冷漠地看着旁边憋笑的袁平,“别憋了,笑吧,不辛苦吗。”

“行吧,下次等你十天半个月不回来,就教小崽子们喊‘族长媳妇’哈哈哈哈哈哈嗝嗝嗝嗝”

“沙雕。”褚桓的脸却不经意地红了,偏头岔开话题,“欸,袁平,今天中秋。”

袁平愣了愣,自从成了守门人,袁平对时间已经了无概念,“得了吧咱俩都孤家寡人的。”

鲁格朝褚桓那边撇了一眼。

“得得得,都是有族长的人什么玩意孤家寡人。”褚桓故意说得特别大声,生怕鲁格听不见,“不跟你讲了,跟你家族长玩去吧。”

“……不……你听我……”

回应他的是褚桓潇洒的背影。

是夜,夜幕上挂着的满月与离衣族的星星点点构成了别样的星空,褚桓出神,自家族长神神秘秘的,把自己送进来就不知道去哪了。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褚桓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到这来。
还一头栽了进去。

“在想什么?”背后是南山安稳的嗓音。
“想你。”褚桓轻笑,自家族长脸红了,羞涩的样子分外好看。南山仰头喝了口酒,猛地吻住了褚桓。
“!?!?”
这是……被非/礼了???
这么事发突然的怕不是憋坏了???
不对,这人是自家族长,没什么非/礼不非/礼的。
带着这种“生活就像强/奸,如果反抗不了就要好好享受”的危险思想,褚桓还咂巴了下酒的味道。
清冽,醇香,而浓烈。
是桂花酒。
就像沾染了酒香的南山。
褚桓有些意外。

“听说你们那边的世界今天是中秋……我没能买到月饼……老板娘给我推荐了这个……”
如此小心翼翼,如此珍惜。
让人不忍心拒绝。

“还记得陷落地吗?”听到“陷落地”三个字,褚桓猛地一震,“是……又出现了吗?”

“没…我想说,你是我的陷落地。”

即使从此了无痕迹,即使明知会有危险,即使不被所谓的世间认同,我也会为你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哟,领导,可以啊,跟哪个小姑娘学的土味情话?”褚桓松了口气,脸上带了揶揄的笑容。

“没……没学”

南山剩下的话语被褚桓吻住了。

是要给自家族长一些不一样的“惊喜”了。

“中秋快乐。”

袁平:……不……你听我……给你讲讲我跟族长的故事!


有关默读一些些唠叨

!无cp向
!不是文
!有兴趣就看看叭爱您

之前看有人整理了pp的书的名著有关引用
默读里面苏落盏那个案子章节名叫“亨伯特.亨伯特”
章首语来自《洛丽塔》
比较好奇吧就去学校图书馆借了本
《洛丽塔》中的主人公就叫亨伯特.亨伯特,而且全文是以第一视觉叙述的(有相关电影可以去看一下),文中亨伯特.亨伯特是个恋/童癖,他喜欢房东的女儿——多洛蕾丝(也就是洛丽塔),女房东喜欢他,他为了见到洛丽塔就和女房东结了婚,他成了洛丽塔的继父,后来女房东死了,他和洛丽塔在一起了并发/生了关/系,后来洛丽塔和别人在一起了并怀了孕,最后亨伯特好像杀/人了(杀的谁我不晓得我还没看到后面)

这说明!每个章节名都是人名!而且这个人名背后的故事与默读里面的案情相关!我爱爆甜甜我哭!

ok原来默读是大量名著的同人文啊我的个妈

今天仍然是喜欢费嘟嘟的一天!

只跟默读有一点点关系我就只打pp和默读的tag啦

【舟渡】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lof50红心不到写手妄图用同人提升写作水平qaq)

※大概是关于地狱西路的一点点怨念吧人真的好多啊

※上一篇明明是糖啊我哭哭为什么热度这么低

※既然不喜欢刀尖舔糖那我就发纯糖好了我哭

※以及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我爱你们!!

那就开始啦

    折腾了大半年,市局终究是搬了地方,骆闻舟本来离市局还算近的小公寓瞬间变得鸡肋起来,费渡那别墅就甭提了,富人区远离市区,出个门都要个把小时。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凉拌呗。”骆闻舟无奈地看着陶然,昨儿个不清楚情况,开着车上班,料想着怎么也不能迟到了吧,愣是没想到,新地方一堵起来能堵成蚊香,十里八里开外老早就瞧见市局了愣是过不去。市局门口就是地铁口,他还行,挤挤地铁也还能接受,他家祖宗就不同了,别的不说,花花公子花的是自是花中第一流,喊他去挤地铁,地铁都得折寿。骑自行车?那估计每天得六点半起床,骆闻舟受不起这个罪,睡眠重要,睡眠万岁。

    得寻思着拉着费渡一起挤地铁了,骆闻舟不怀好意地摩挲着下巴,那些个小情侣在地铁上秀的眼睛疼。
“啧,费事儿。”

    “欸,费渡”骆闻舟装作不在意的随口一叫,满肚子坏水简直要从瞳孔处溢出来。

    “师兄有事?”费渡装作没看出来骆闻舟眼底努力压抑的不怀好意,挽起嘴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眼睛早就把骆闻舟从上往下剥了个精光。

    “你可收敛点吧,大庭广众的干嘛呢,勾引人民公仆要罚款的。”骆闻舟被他撩这一下,多少有点不自在,随即又没脸没皮地嘚啵起来,“跟你讲个事,咱这不是搬地方了吗,市中心,堵的很,早高峰简直要命”

     “所以?”

    “所以我们要挤地铁了。”骆闻舟故作沉痛地宣布了这一事实,心里算盘打得噼啪响。
   
    “行吧。”费渡也不是那种娇惯的人,挤个地铁就当是体会凡人生活了。

    “……你没跟我说过这里这么多人的。”刚进站时还好,也还算有秩序,等到了地底下,在扶梯往下看,人山人海,车里车外都一个样。

    “好了费小朋友,来拉着骆叔叔的手,别被人流冲散了。”
    “哦。”

    终于拼死拼活挤进了地铁,满满当当都是人,车里粘稠得仿佛要结块的空气吞没了费渡身上的男香,不凑近闻根本闻不到。骆闻舟找到了一个靠车壁的地方,让费渡靠着,给他圈出一小块空地,满心满眼都是费渡,费渡也不避着,大大方方让他看。

    “得了吧,瞧瞧你这德行,一天不撩能死啊。”

    人越来越多,本来还算有点缝隙的俩人已经差不多肉贴肉了,刑警的身材真的很好,有肌肉,还不算硌人。喘个气都能撒在对方脸上、脖颈间,若有若无的撩拨让人几乎招架不住,令人口干舌燥。

    “欸欸欸费事儿你规矩点手往哪搁呢?”

    “往你腰上,怎么了吗?”费渡故意往骆闻舟耳边吹了口气,“还是师兄不乐意了?”

    “没……”
    “开罚单吧,”费渡勾唇,“我是万恶的资产阶级,跟你们无产阶级待遇不同的。”

    收起心里那点儿邪恶念头,骆闻舟在心里默念了五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里痒痒的很,很想抽出手来在这柔软的毛上秃噜一把,再把眼前这人狠狠地欺负一下。

    鼻翼间飘过熟悉的男香。
    然后这脑袋窝到了自己颈窝里。
    这就是他的全世界了。

骆闻舟:这波赚了

【舟渡】有你即不虚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最后是关于山河表里的一点点怨念【btw看山河表里最后真的哭爆呜呜呜呜】

等我什么时候有文力了我就码一码后续……?

lof20心写手真实落泪

以及,欢迎太太指正!!!!

是糖不是刀!

那开始啦

    “师兄……!!”

    费渡眉头紧锁,额上泛起水光,冷汗淋漓。
    此时他坐在吊死过他妈的房间里,整座宅子阴气森森,拉上窗帘就能闹鬼。

    “费渡,过了这半分钟,我就再也不会敲你的门。”

    “那就别敲了,走吧。”

    此时的费渡就像进了粒沙子的蚌贝,试探性的开了条缝,却没想到灌进来的风也一样让他疼痛不已。

    陈年的伤口,即使已经结了痂,撕开依旧是鲜血淋漓。

    也罢,走了也好。

    “费渡……”是陶然的电话。
    “嗯?”
    “闻舟他……走了……中弹……”
    “喂……?费渡你说话……”电话那边一片死寂,桃花眼里第一次酝酿着如此汹涌的情绪。
    “我现在过来。”

    拉开裹尸袋,骆闻舟的遗容已经整理好。
    嗯,是他。
     血腥味从拉开的缺口处奔涌出来。恶心的感觉从胃部泛上来,从天灵盖倒下,泼了费渡一身,活生生要把费渡撕扯成两瓣。
    微微泛白的指尖流连在骆闻舟脸上,很凉。

    “要火化了……你……”
    “我再陪他一会。”勾起嘴角,拧出一个牵强的笑,风流的桃花眼蒙上了一层灰败,像一谭死水。
    “给我留一块吧。贴身带着,辟邪。”
    嘴上说的轻巧,胸口却闷闷的,活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你若去了,我又怎会独活。
    费渡起身,弯腰在骆闻舟脸上落下了一个虔诚的吻。

    “费渡?费渡?吃饭了,怎么一头的汗也不怕闷坏了。一锅你起开别压着他。”骆闻舟掀开鼓起一块的被子,猫祖宗唤了一声,不可置否,跑下床去,又推着猫粮盆在门口杵着。
    “啧,俩祖宗。”
    “师兄……”
    “哎,醒啦,吃饭了。哎哎哎干嘛。唔。”
    回应骆闻舟的是费事儿的亲亲。
    “嗯,暖的。”费事儿慵懒的眼眸波光流转,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

    不是自己脑电波构造出来的假象。
    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我在这儿,什么事也没有。”

    那好像是来自他梦里的声音,熟悉得令人战栗,圆了他一个经久的期待。

    费渡若即若离的嘴唇让骆闻舟分外不爽,非要亲到那双桃花眼都泛起雾气,眼角泛红,活像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

    死他身上得了。

一锅:我是猫,不吃狗粮谢谢。

ps:部分文字来自默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