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or

周遭满是欢喜,我只顾着心疼。

【舟渡】有你即不虚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最后是关于山河表里的一点点怨念【btw看山河表里最后真的哭爆呜呜呜呜】

等我什么时候有文力了我就码一码后续……?

lof20心写手真实落泪

以及,欢迎太太指正!!!!

是糖不是刀!

那开始啦

    “师兄……!!”

    费渡眉头紧锁,额上泛起水光,冷汗淋漓。
    此时他坐在吊死过他妈的房间里,整座宅子阴气森森,拉上窗帘就能闹鬼。

    “费渡,过了这半分钟,我就再也不会敲你的门。”

    “那就别敲了,走吧。”

    此时的费渡就像进了粒沙子的蚌贝,试探性的开了条缝,却没想到灌进来的风也一样让他疼痛不已。

    陈年的伤口,即使已经结了痂,撕开依旧是鲜血淋漓。

    也罢,走了也好。

    “费渡……”是陶然的电话。
    “嗯?”
    “闻舟他……走了……中弹……”
    “喂……?费渡你说话……”电话那边一片死寂,桃花眼里第一次酝酿着如此汹涌的情绪。
    “我现在过来。”

    拉开裹尸袋,骆闻舟的遗容已经整理好。
    嗯,是他。
     血腥味从拉开的缺口处奔涌出来。恶心的感觉从胃部泛上来,从天灵盖倒下,泼了费渡一身,活生生要把费渡撕扯成两瓣。
    微微泛白的指尖流连在骆闻舟脸上,很凉。

    “要火化了……你……”
    “我再陪他一会。”勾起嘴角,拧出一个牵强的笑,风流的桃花眼蒙上了一层灰败,像一谭死水。
    “给我留一块吧。贴身带着,辟邪。”
    嘴上说的轻巧,胸口却闷闷的,活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你若去了,我又怎会独活。
    费渡起身,弯腰在骆闻舟脸上落下了一个虔诚的吻。

    “费渡?费渡?吃饭了,怎么一头的汗也不怕闷坏了。一锅你起开别压着他。”骆闻舟掀开鼓起一块的被子,猫祖宗唤了一声,不可置否,跑下床去,又推着猫粮盆在门口杵着。
    “啧,俩祖宗。”
    “师兄……”
    “哎,醒啦,吃饭了。哎哎哎干嘛。唔。”
    回应骆闻舟的是费事儿的亲亲。
    “嗯,暖的。”费事儿慵懒的眼眸波光流转,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

    不是自己脑电波构造出来的假象。
    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我在这儿,什么事也没有。”

    那好像是来自他梦里的声音,熟悉得令人战栗,圆了他一个经久的期待。

    费渡若即若离的嘴唇让骆闻舟分外不爽,非要亲到那双桃花眼都泛起雾气,眼角泛红,活像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

    死他身上得了。

一锅:我是猫,不吃狗粮谢谢。

ps:部分文字来自默读原文。

评论(5)

热度(53)